美国的诞生.之十四:越反越分裂的「反分裂」演说

  • 作者:
  • 时间:2020-07-30

先前提到邦克丘战役的惨重伤亡,让英军再也不敢积极进攻,正当英军陷入被动情绪,而美军则因为无所不缺而动弹不得,战场上的武斗陷入停摆时,双方的文斗却即将掀起高潮。

这次文斗一样由英国先出手过招,虽然邦克丘战役大大打击了波士顿英军将领的战意,但是当邦克丘战役的消息传回英国本土,对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却产生了相反的效果,当邦克丘上受重伤的英军士兵一船船回国,使英国社会震惊于战场的残酷时,乔治三世却铁了心肠,为大英帝国与殖民地之间投下一颗震撼弹。

1775年8月23日,乔治三世发表〈镇压造反与叛乱宣言〉(AProclamationforSuppressingRebellionandSedition),简单的来说就是「反分裂」,文中宣称美洲的事态是「公然叛乱」,要求大英帝国的官员们用一切可能手段抵挡并且镇压叛乱。

美国的诞生.之十四:越反越分裂的「反分裂」演说

先前殖民地议会向英王递上《橄榄枝请愿》希望和平解决,由于跨大西洋交通的关係,这个「反分裂」宣言写成后,请愿书才抵达,但是乔治三世完全不理会请愿书,他更在1775年10月27日,向英国的上下议会发表一场慷慨激昂的「反分裂」演说。

在演说中,乔治三世指责殖民地的行动是叛变,还宣称叛乱不仅是波士顿所在的麻萨诸塞州,而是把北美十三州通通拖下水,一起算成叛乱,更指控殖民地的目的是想要「建立一个独立帝国」,乔治三世严词表示大英帝国不可以放弃花了这幺多心血扶植培养、甚至以鲜血捍卫的殖民地。

乔治三世宣称要以最快速的办法解决问题,因此他要加强海军与陆上兵力,更表示许多外国已经愿意支援作战,暗示除了英国正规军以外,还将有外国佣兵助战。

乔治三世的「反分裂」演讲有许多历史上的矛盾,矛盾之一是,其实当时殖民地还不想成立独立国家,甚至根本没考虑过要成立一个国家,这个「分裂」的罪名是乔治三世擅自安上去的,当他这样一说以后,导致殖民地人没有退路,只能放弃一切想与英国和好的想法,团结一致,真的为独立而战。

英国国王为何会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

原因很简单,英国国王的演说是说给全体英国人与欧洲各国听的,而不是殖民地,乔治三世急于说服国内外支持他派兵的举动,所以先为殖民地冠上叛乱的罪名,好合理化他的军事行动;另一方面,他又太过轻视殖民地,不把殖民地人的想法当一回事,以为派出大量兵力后就能迅速夷平反叛势力,所以并不担心演说内容有激化殖民地反抗的可能性。

乔治三世的演说内容,传到殖民地时,正是1776年1月1日,马上在殖民地引起轩然大波,他的演说反而帮了绝境中的华盛顿一个大忙。

话说华盛顿曾经主张,一时的义愤虽然可以召集很多人,但是无法持久,日子一长,要是没有实质的利益(如薪水或升迁等等),热情消退后民兵就会鸟兽散,他不幸言中,当初就地徵召第一批民兵时,约定服役期限到1775年12月,果然当期限将至时,民兵纷纷求去。

当时《新英格兰记事报》上曾经有一篇以「自由人」为笔名发表的文章,呼唤这些老兵为美国守护者,讚美他们正在进行光荣大业,希望他们能留营。文章写得是文情并茂,感人肺腑……结果?根本没用。

大多数民兵役期一满,归心似箭的退伍回家去,于是就在波士顿围城之外,12月9日,一万名康乃狄克部队服役期满,隔天一万人之中只剩下两千多人,12月30日,其他士兵役期也满了,格林抱怨说整个营区到处都是混乱失序。

很难想像在两军对峙的关头,有一方竟然因为士兵役期到了就阵前解散,更难以想像的是英军竟然没有趁机出击,简直是「天佑美国」,也足见邦克丘战役的重要性之大。

但是如果民兵就这样解散不回来,英军再怎幺迟钝,总会发现大陆军剩下两三只小猫,仗也不用打了。乔治三世的「反分裂」演说简直是一场及时雨,当演说内容传到殖民地,殖民地人对于英王不分青红皂白把他们全冠上叛乱罪名,完全不敢相信,更不用说英王还想引进外国佣兵来杀殖民地人,这让许多殖民地人从此和英国势不两立。

华盛顿就是其中之一,他本来一直强调民兵的行动只是「维持现状」不是反叛,现在看到英王演说稿,一怒之下告诉他的秘书,要是英国这幺蛮不讲理,那幺他「决心断绝与如此不公不义、不合天理的国家之间的任何关係」。

一般乡民也被英王的蛮横激怒了,服役期满的民兵回家与家人稍事团聚后,又回应徵召回到前线,最后加上原本就留营者,估计有九千名以上老兵留下,而各地新招募到的新血也源源不绝来到,于是华盛顿就在敌人眼皮底子下阵前大换血,又重新组织了一批军队,这次,他在文告中,正式的将他的部队命名为「大陆军」。

但是他的部队依然无所不缺,现在连枪都缺,因为很多民兵回家时把属于部队的枪也偷带回家去了,装备不足加上疫病横行,让华盛顿判断他麾下部队虽有一万人左右,但是真正能作战的只有不到一半,他认为英军竟然躲在城里毫无动静,一定是「上帝施以援手,让我们的敌人瞎了眼睛」。

英军倒真的是瞎了眼睛,郝将军虽然在邦克丘战役损兵折将而再也不敢积极进攻,骨子里却仍相当轻视民兵,竟然没有做应做的情报工作,以致于对实际状况一无所知;另一方面,郝将军基于当时欧洲用兵惯例,认为冬天本是休兵期,所以只顾着让部队想办法过冬,压根没想到出击的事。

就在郝将军蹉跎中,华盛顿重整了军力,而继英王演说之后,另一篇掀起独立思潮的伟大作品亦将横世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