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教会我的事──社交联谊的竞技场

  • 作者:
  • 时间:2020-06-29

你所知道的黄益中,是「不在课堂就在街头」的热血教师,是超勤于锻鍊体魄、长期为同志发声的正义大直男。但你可能不知道,他曾经是个身形瘦弱、单薄的菜逼八,为单恋所苦、参加过上百场联谊、号称「不在把妹,就在把妹路上」的终极鲁蛇……

不只在恋爱上身经百战、愈挫愈勇,这份坚持到底的精神也是黄益中面对人生大小事的核心哲学。他以活生生、血淋淋的人生经验写成新书《我的不正经人生观》,呼吁年轻学子、善男信女们:人生要逆转,坚持而已;多谈几场恋爱吧,这才是通往幸福的航道、不再被骗的不二法门!


《我的不正经人生观》内容摘录  

讲到夜店和KTV,你第一个会想到什幺?国人长期以来,对夜生活、夜店有着负面的观感,如果只从新闻媒体来看,你大概会留下「辣妹」、「混乱」、「打架」、「捡尸」、「一夜情」这些刻板印象。这也不能怪媒体,因为会上电视的社会新闻,本来就不是好事,尤其又发生在夜店这种是非之地,就像说到摩铁、motel,你也直觉会联想到偷情一样。

台北的夜店文化已经形成一种观光特色,除了店家之间竞争激烈,时不时都要推出新的装潢、新的企划来吸引尝鲜客外,因为台北交通方便,幅员也不算广,半夜虽然没有捷运,但是叫个计程车花费比起国外便宜不少。简单说,去夜店不用担心回不了家,很多观光客来台北都会要当地人带他们去体验一下。

对于我这种土土的、从新竹上来台北的外地学子,夜店的喧闹与奢华,完全就是另一个不同的世界……

 

令人期待的美好时光

我记得我从大一开始,就很期待学长们能带我去见见世面,把自己打扮得趴哩趴哩(现在看当然是很俗),学生时代没什幺钱,常常还要去跟人家挤什幺週三的Lady’s Night,不然就是週五晚上九点前进场免费这种优惠,当然都是一杯酒精性饮料喝到底。总之,虽然没几毛钱,但能混进去,跟人家体验一下夜店文化,这大概就是我青春时,夜晚最期待的时光了。

随着年纪渐长,出社会也有了一点收入,我们开始会订table或包厢,有时约女性友人同行,有时就直接在夜店搭讪,邀请女生来包厢。最热衷的时期,一个月要去两次。然后另外两次则是约女生朋友去KTV唱歌,当然一定要约晚上,而且越晚越好,总之每个週末我都要跟男性朋友来个夜生活,鬼混一下。

 

夜店的正面意义

夜店是一个具有强大社交功能的场所,至少从我的角度来看是这样。像我这种被列为积极把妹型的人,大概大学以后就没什幺机会认识女性朋友,尤其出社会后,工作是老师,生活圈更是狭隘。虽然我知道有些朋友会透过网路交友来认识对象,但我一来没那幺勤劳在网路耕耘聊天,二来也喜欢大家聚在一起的感觉,这样能边跟朋友聚会,又同时有机会看辣妹(能认识更好),所以在年轻时,体力还能负荷的阶段,夜店就自然而然成了我们固定交际的场所。

人是很奇妙的生物,平常不晓得是不是爸妈、老师教得太好,对不熟的朋友总是行礼如仪,对话过程两人已经不是隔层纱,简直是隔座墙。可是,到了夜晚时分,来到播送强力节拍的音乐、灯光昏暗的夜店或K T V,喝点小酒,立马就能卸下面具和心防热络起来,直到结束离开、没了音乐,才又恢复成隔层纱的距离(但至少不再是墙)。

不过,也不用把去夜店想得多美好,那些舞台上看到的dancer辣妹,或是穿着打扮入时、身材匀称的美女,虽然是真有其人,但你就只能眼睛吃吃冰淇淋,那些一生都跟你无关。

夜店里这幺多正妹,到底哪来的呢?

这就是夜店公关的本事了。他们每晚都穿梭在人群,只要看到长得漂亮的女性,就会先请她喝杯酒作为礼貌,接着就会递出VIP通行证给正妹及她的女性朋友,让她们以后都能免费入场,bartender还会请喝一杯。这也是为什幺你常常会在吧檯看到有正妹翘腿坐在那儿,当然你也可以去搭讪,不过你得先了解,这种VIP吧檯正妹,搭讪失败率往往也是最高的。

 

夜店是联谊的竞技场

多年进出夜店的经验,我学到了好几堂课,其中一堂,就是社会阶级的现实与残酷。除非真的家里有烧香,是扎扎实实的富二代,或是人生出头天,赚了非常非常多的钱,否则拜託,千万别肖想去到夜店,那些身材曼妙的正妹就会绕着你团团转。还有,更不要想什幺去夜店就可以「一夜情」(One Night Stand, ONS):第一,你把女生想得太容易、太廉价;第二,你可能自己也没照清楚镜子。

包厢里充斥着现实的考验。最弱的男生是连包厢也没有,反正就是买一张入场票,附一杯或两杯酒。这种站在吧檯或倚靠在护栏的,就是所谓的「壁草」。当然,如果是帅又高的壁草,那另当别论,不过一般人也都看得出来,你大概就是一个很帅的穷学生。

再来就是我跟我朋友们这种,凑几个人订一个table。不同等级的夜店价钱不同,通常基本消费是八千到一万元,我们会点两支Jonnie Walker黑牌威士忌,再配几罐可乐,调成「威士忌Coke」撑一整晚。期间当然还会邀请女生一起来喝,但通常也都是来来去去。如果男性朋友「分母」够多,一个人出一千到一千五就搞定。老实讲,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女生们也都看得出来,我们就只是一群普通的上班族。

在夜店,香槟才是令人注目的焦点。夜店文化里,如果有包厢点了香槟,他们会安排show girl拿着一个闪亮亮的牌子,一路晃进包厢,为的就是告诉大家「这桌有高级香槟可以喝」。要知道,一支Moët香槟在量贩店就要卖到一千六百元了,在夜店喝至少八千元起跳。重点是,750ml的香槟顶多倒个七杯就没了,而且,相较于威士忌这种高浓度、可以慢慢喝的,香槟的酒精浓度也才12趴,这包厢没花个四万、五万元,根本出不来。

 

夜店不是来放鬆的

如果有人说他去夜店是为了放鬆,就我来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超级吵的嘻哈电子舞曲,连讲话都显得困难,加上喝醉的男女比比皆是,不要在洗手间踩到呕吐物就偷笑了,最好还能放鬆!夜店就是战场,是红男绿女、争奇斗豔的联谊竞技场,讲白了,来这里就是想认识「不错」的对象,这不错的定义很广,可以是很帅很美,也可以是很有钱很体贴,总之这里不是吃素的地方,大家都心知肚明。

男生长得帅、长得高不一定吃香,幽默风趣、健谈热情,再加上有点钱,往往才是受女孩子欢迎的对象。但这需要练习,搭讪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在夜店这杀戮战场里,有太多男生忙着搭讪,女生打你枪是稀鬆平常的事,最尴尬的是,可能才刚被打枪完,没多久又在舞池或吧檯相遇。

 

偶尔会遇到蝗虫过境……

我跟朋友们虽然胆子小,但志气佳,如果前方有两个落单的女性,没人敢出面搭讪,我们就会猜拳,输的就要硬着头皮勇往直前,反正被打枪是意料中事。如果不小心成功了,那大家就开心迎接女生来包厢喝威士忌,通常是坐个十或二十分钟,看看情况热不热络,毕竟我们既没钱,也不帅,女孩子最后都会礼貌地说她们先去其他朋友的包厢,之后再回来,然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不过这都算是很有礼貌的,我还遇过几次神奇的经验,一样是朋友猜拳输了(或意外地勇气十足)去搭讪正妹,结果不但搭讪成功,正妹还加码找来七、八个女生朋友一起来。我的天啊!一大群逊咖男生马上眼睛闪闪发亮,手忙脚乱地一边倒酒、一边安排最舒适座位,还要加点水果拼盘和炸物。儘管一时应接不暇,依然分工合作,想说今晚运气真好,有这幺多女生,那多花一点包厢酒钱也绝对值得!然后,就在服务生陆续送完餐点,女孩们也陆续吃饱喝足,约莫半小时光景后,正妹队长就突然一个转身,说「不好意思我们还有别的摊」,然后整队带走。原来眼前是个宛如蝗虫过境般,职业级的吃喝团队,最后只留下傻眼猫咪的逊咖我们,原地四目八目相望……

后来就学会了,聊天二十分钟就要先留电话或LINE,不管后续联络不联络(印象中,半数以上都不会联络),愿意给电话,就至少还留有希望。

人因梦想而伟大,夜店就是一个让你夜晚筑梦、醒来回归现实的地方。 

本文摘自《我的不正经人生观》

夜店教会我的事──社交联谊的竞技场

夜店教会我的事──社交联谊的竞技场   ※家长、老师、大人不要看※
  不正经又怎样?世上没有好听的实话!
  热血教师写给男孩女孩们的人生必修课


  ▍就是曾经够失败,才有今天的自己。 
  ▍从健身到斜槓人生,恋爱、联谊,全是正经事!


  你所知道的黄益中,是「不在课堂就在街头」的热血教师,是超勤于锻鍊体魄、长期为同志发声的正义大直男。但你可能不知道,他曾经是个身形瘦弱、单薄的菜逼八,为单恋所苦、参加过上百场联谊、号称「不在把妹,就在把妹路上」的终极鲁蛇……

  不只在恋爱上身经百战、愈挫愈勇,这份坚持到底的精神也是黄益中面对人生大小事的核心哲学。他以活生生、血淋淋的人生经验写成本书,呼吁年轻学子、善男信女们:人生要逆转,坚持而已;多谈几场恋爱吧,这才是通往幸福的航道、不再被骗的不二法门!

  ▍学校不教的,我教你!不正经语录:
  ●所谓的「处女情结」,是那些「不行」的男人编织出来的话术。
  ●肌肉很现实,不练就没有!
  ●夜店是看透人性的场域、联谊的竞技场。联谊,是让人学会勇敢与谦卑的一课。
  ●太太不是夫家的财产,聘金当然也不是在买媳妇。
  ●餐厅打工也能悟出人生观,被女巫店启蒙的性别意识和扫厕所哲学。

作者:黄益中

出版社:宝瓶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