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表演赚人气诗巫青年成网红

  • 作者:
  • 时间:2020-06-29
夜店表演赚人气诗巫青年成网红夜店表演赚人气诗巫青年成网红夜店表演赚人气诗巫青年成网红夜店表演赚人气诗巫青年成网红夜店表演赚人气诗巫青年成网红夜店表演赚人气诗巫青年成网红

25岁的AmberHa是一个“小网红”,同时也是一名歌舞表演者,他除了在网络虚拟世界里累积了将近两万名粉丝,同时也在夜店累积了一批欣赏他的表演的顾客。虽然支持者众,但他仍常常因为形象令人难以接受,而在网络上饱受网民抨击,所幸,他早已看开,目前,任何蜚短流长都难以伤他分毫。

网络上,Amber发表的言论是大胆赤裸的,因此,他的网页可说是相当有名。然而,他本人却是温文尔雅,说起话来轻声细语,毫不张扬,唯有在唱歌跳舞时,他才会进入一种狂野的境地。

当他走在街道上或是购物场所里,一般人很难不多看他一眼。他的造型真是太独特了,服装打扮也是极其鲜艳抢眼。Amber自认是男儿身,但却不给自己在性别上有所标籤。“曾有小孩问妈妈‘这是哥哥还是姐姐?’教我哭笑不得。”

工作非主流受议论

虽然Amber自认是男儿身,却不给自己在性别上有所标籤。“那只是工作上的需要。”而实际上,他的轮廓其实也满显眼的,然而,纤细的身材却令人有弱不禁风之感。

Amber自小在家里被看不起,甚至可以说是缺乏关爱。他在成长的路上更是孤独寂寞,即使当上网红,他仍旧是独行侠。因为他频频在吉隆坡的夜店表演歌舞,造型夸张且有?许多的变化。他的工作是非主流的,但也通过这份工作,他得以自力更生。

Amber的父亲是砂拉越诗巫人,母亲是台湾人。在他年幼时,父母就已离婚,而他跟随母亲在台湾生活到12岁后,才因签证问题而返回马来西亚,和祖父母同住。

练就一身好酒量
每场表演费心思

Amber每个月平均接两场秀,一般上,他多是飞到吉隆坡表演。虽说表演次数并不频密,但他每一次表演时都是费尽心思的。“我的表演多数被安排在压轴时段,当然,除了表演歌舞,我还必须和在场的顾客打招呼及喝酒应酬,这往往令我隔天感觉身心疲惫。”

他说,每一次的演出,他都是在表演当天下午先飞抵吉隆坡,在休息一会儿后,便开始準备晚上的演出。无论是舞蹈还是服装的準备,他都花费不少时间和心思。

为了减低治装成本,他把一些使用过的衣服和头饰重新加工设计,而他在服饰上的创新,总是让夜店的老闆和顾客纷纷叫好。

他表演当晚,不但踩?8吋高的高跟鞋在秀场上热舞,同时还得走遍每一座敬酒,待工作结束时,他的双脚多已变得麻痺无感。

母亲是精神支柱

“在夜店表演的舞者必须有一定的酒量,而我也会设法控制自己的状况,以免喝到‘断片’而不自知。”

Amber说,远在台湾的母亲,年轻时候也是在秀场表演,而Amber的父母就是在秀场结识的。

他笑说,他应是遗传了母亲的基因,同时也因为受到母亲的影响,他才会走上秀场表演这条路。

他披露,目前能让他在人生道路上感到一丝温暖的,就是母亲了。虽然母子俩隔?遥远的距离,但他偶尔还是会存钱飞到台湾探望母亲叙天伦之乐。

在单亲家庭长大
辍学赴隆学化妆

Amber和在台湾的母亲关係融洽,但他和马来西亚的家人却相敬如宾,每次说起话来都不到一分钟。

“除了叫家人吃饭和礼貌性的寒暄,我们就没有太多的交集。”

虽然一家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大家的心却不在一起,这种感觉是孤独的。或许是他的形象阴柔,总令他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也被视为叛逆者。

“在学校求学时,我也时常被欺负和嘲笑,用些刺耳的形容词来叫我。我当然会反击啊,所以,以前和同学的关係都很恶劣。”

但他早已经习惯这种状态。高二读了一半,他便辍学,然后到吉隆坡学化妆。对于读书,Amber自认没有兴趣,所以决定选一些自己喜欢的技巧活儿来学。

换了一个全新的环境后,他的眼界被打开了,在耳濡目染之下,他开始化妆,并在打扮上注入新思,也因此学会了做自己。

独行侠朋友不多
夜店表演受青睐

Amber并不喜欢与人聊私事,他自认朋友很少,同时,他也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由于外表和造型奇特,他早期在找工作方面面对一些困难,且每工作也都不持久。

他说,可能也是因为他并不喜欢这些工作,所以他在工作时总是提不起劲。

近年来,他藉社交媒体的趋势,把自己的照片和影片通过网络分享,在网络上引起了热议。虽然许多人对他的评论多是非常负面的,但他的独特风格却也令本地一些模特儿公司对他青睐有加,并开始找他拍平面广告,甚至邀请他到时装週走秀,这也让Amber正式成为网红。

“模特儿公司觉得我的脸蛋很有风格,轮廓也很深邃,有点像本地名模谢丽萍(AmberChia)所以就邀我到场。对于这些工作,我是热爱的,因为时尚的东西很适合我。”

后来,Amber的歌舞才华被大城市中的一些酒吧的老闆看中,他们纷纷邀他到夜店表演。这一切始于2017年初,他全面把自己打扮成女儿身以后,工作量激增。

曾介意他人批评
心智成熟渐看开

夜店的工作让Amber接触到许多顾客。大伙儿对他总是投以好奇的眼光,有人甚至会上前挑衅或搭讪。

对此,他坦言自己早已习惯夜店文化,且会用讨喜的方式大家互动,并不会觉得不舒服。

“我觉得,我现在的身份和职业比较複杂,很多人都无法接受和体谅。”

也因为从小就在一个缺少关爱的环境下成长,他总是学会自我保护,并对外界有?很高的警戒心,不轻易相信别人。

面对网络霸凌,Amber早已习以为常,甚至不把负面言论放在心上。不过,他早期一度很介意别人说的每一字每一句,直到心智较为成熟以后,逐渐看开,并只选择重视对自己的有利的部分,至于那些负面的人事物,他都把他们一一过滤掉。

平日没有工作的时候,Amber多是在诗巫老家歇息自修。因为生活开销大的缘故,他暂时还不想到大城市定居。

对于目前的情况和成绩,他感到相当自豪。而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不但希望能有更多人认识他,同时,他也希望能在歌舞表演闯出一片天。

“对于未来,我并没有想太多。有时候当然会担心,若有一天没人邀我表演,我该怎幺办。但就等到事情发生了再说吧。”

自立自强的个性也让他在面对困难和挑战时,抱?非常积极的应对态度,无论是面对何种困境,他都会毫不畏惧及脚踏实地的去解决。